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量数夜话】和“宝二爷”郭宏才相爱12年, 金

2018-05-18 10:1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宝二爷”郭宏才的妻子 金洋洋

“量数夜话”是“量数百家谈”区块链系列活动的线上文字栏目。“量数百家谈”是一场由MDT 量数发起、新加坡Measurable Foundation主办的全国区块链互动讲坛式会议,旨在打造全国“最接地气、最有干货、最有故事”的区块链行业领袖系列活动。“量数夜话”通过采访区块链领域的梦想家和先行者,讲述看似光怪陆离的行业背后最质朴动人的故事。

 

所有文章均由微信公众号“量数(ilovemdt)”原创,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留言联系我们。

 

 

  金洋洋和郭宏才在一起已经12年了。

 

 

2006年,两人在深夜的川藏公路上相识,那时候郭宏才没钱没房,在清华照澜院租了一间房子住。12年后,郭宏才已经成为币圈江湖的大佬之一,人称“宝二爷”。两个人在美国硅谷买了一幢占地20亩的房子,拥有三个活泼的女儿和一只叫“麦洛”的狗。

 

这幢房子坐落在硅谷南部的深山里,沿着山路蜿蜒而上,道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如果在路上遇上一群悠闲踱步的马和鹿,再往里面走一点,就能看到一块“韭菜庄园”的牌子,那就是郭宏才和金洋洋的家。

 

郭宏才好客,经常在家里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金洋洋就负责给大家下面,从厨房的储物柜里拿出一大袋面粉,从和面开始,用西红柿做汤底,熬制一大锅面疙瘩汤。

 

“人最多的时候,一天内大概有7、80个人来我们家。”金洋洋告诉MDT量数。

 

定居美国,全世界各地的人慕名前来,这是12年前和郭宏才一起在云南流浪的金洋洋没有想过的。

 

 

“宝二爷”郭宏才在韭菜庄园

“我和他是流浪认识的”

2006年,金洋洋还在四川农业大学学制药工程,专门研究给动物制作药物。“那时候我觉得读书没什么意思,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一门心思想去流浪。”

 

于是,金洋洋参加了一次集体骑行活动,从雅安出发,沿着川藏公路一直骑。

 

在返回雅安的路上,这天夜里,天已经黑透了,金洋洋的队伍正在路边休息,等待大巴把他们接回雅安。忽然,一个人影慢慢从远处的黑暗里钻出来,使劲蹬着单车。“那时候很难在路上看到一个人骑车的。”金洋洋觉得这人很有意思。

 

这个人就是郭宏才。

 

问他下一站去哪,郭宏才说准备去雅安,在路边搭帐篷住。金洋洋的师兄说:“搭帐篷不安全,你去四川农业大学住吧。到了找她。”说着就把金洋洋的联系方式给了郭宏才。

 

郭宏才把金洋洋的手机号码存进手机,二话不说又一脚跨上了自行车,继续一个人往雅安的方向骑。

 

晚上十二点,郭宏才到达雅安,拨通了金洋洋的电话。

 

“我从寝室出去,请他吃了烧烤。第二天还带他逛了我们学校。”金洋洋回忆。

 

短暂的停歇之后,郭宏才决定继续骑行,这次的目的地是丽江。两个人约好一个月后在丽江再见。

 

“我们两个就是因为流浪认识的,后来他带着我,我们一起流浪。”金洋洋告诉MDT量数,在丽江分别之后,她回了四川绵阳老家。郭宏才有一天突然找上门来,跟她爸爸说,自己是金洋洋的男朋友。

 

金洋洋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即就默认了。“可能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他了吧。”

 

“他很聪明,也爱学习,认定的事情

就不放弃”

两个人的关系确定后,不久郭宏才就回了北京。高中毕业后,他没考上大学,抱着“即使没考上也要去最好的大学待着”的心态,郭宏才从山西平遥只身一人去了北京,在清华的照澜院租了一间小房子,一边在大学里旁听各种课程,一边开始琢磨怎么赚钱。

 

“他挺聪明的,也爱折腾。”这是金洋洋对郭宏才最初的印象。

 

郭宏才在2004年前后倒腾过域名,那时候,淘宝刚刚成立,正遭受ebay的全面封锁。郭宏才买的第一个域名是ebay-taobao.com,当时的想法是把ebay和淘宝的商品放到同一个系统中,做一个商品比价的网站。

 

在清华的时候,他还自己写过一个叫DVD Club的网站。当大部分学生还在用BBS聊天约会查资料的时候,郭宏才从清华的水木社区BBS上下载大量内部学习资料、电影、电视剧、动漫,刻成光盘贩卖。买十张光碟以上,每张光盘卖五块;十张以下,每张六块。买得越多,单价越便宜。靠着光盘生意,郭宏才一个月能挣一两万。据说,后来他还当过清华的网络电话校园总代理,收入最多时能有几十万。

 

2008年,金洋洋即将毕业,两个人商量着,等金洋洋毕业后一起去上海干一番事业。

 

有了之前做校园代理的成功经验,郭宏才想继续做线上销售。他想到了家乡的特产——久负盛名的平遥牛肉。他灵机一动,在天猫上开了一家平遥牛肉店。

 

郭宏才和金洋洋在上海浦东的川沙镇租了一个阁楼。上海的冬天特别冷,冰凉湿润的空气嗖嗖地钻进衣服。他们只能用热水器烧水,然后把热水灌进桶子里,把水桶放在屋里取暖。

 

可是屋子里仍然冷得像冰窖。郭宏才和金洋洋索性在阁楼里搭帐篷,把装满热水的水桶放在帐篷里,一人蜷缩在一个睡袋里睡觉。

 

从2008年起,5年间,郭宏才从牛肉团购转向在线上销售各种山西特产,一度成为山西地区全国销售量数一数二的卖家,日子从窘迫渐趋安稳。

 

可是有一天,他忽然又坐不住了。

 

“有一天早上醒来,他突然说这样的日子不想过了。继续卖牛肉,无非是规模越来越大,客服和物流越来越多,现在已经可以预想到60岁的生活。他说他想换一种活法。”金洋洋告诉MDT量数。

“二宝进入币圈,是偶然,也是必然”

2013年,郭宏才和金洋洋一路向北,又回到北京。

 

最初两个人并没有任何明确的计划和目标,在北京四处转悠。有一天,金洋洋转悠到中关村创业大街,误打误撞走进了车库咖啡。

 

2013年的中关村创业大街还是一片草莽之地,号称中国第一个咖啡厅式创业孵化器的车库咖啡蜗居于一家宾馆的二楼,需要穿过宾馆大厅,爬上狭窄的楼梯才能到达。

 

“当时感觉这里的人很爱分享,不排外,不会让人觉得这个地方融不进去。”第二天,金洋洋拉着郭宏才一起去听课。两人当即决定常驻创业大街,索性在创业大街对面的宾馆住下了。

 

“二宝其实是一个很爱学习的人,而且他一旦下定决心就决不放弃。”金洋洋说。在车库咖啡听了许多创业的故事后,郭宏才对科技创投产生了兴趣。可是当时他对互联网一无所知,冒险投资很有可能会血本无归,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别致的学习方法——拍视频。

 

郭宏才开始在车库咖啡采访各路创业者,记录许多项目的草创阶段,和别人聊项目的可行性、痛点,然后自己从中总结经验,了解最近的行业热点和趋势,来者不拒。

 

他把这种方式称作“拍砖”——把摄像机架好,开场白通常是“你的团队是做什么的,你讲吧。”然后两个人开始聊天。郭宏才给自己的目标是一个月拍100个视频。

 

“他可以在车库咖啡从早上一直待到晚上十二点。他一直跟我说,’什么样的学习方式是最好的学习方式?就是跟所有人聊,知道人家在聊什么,他们所处的行业是什么样的,最近有什么好的创意出来。’”金洋洋说。

 

但是,最先注意到比特币的是金洋洋。如今的“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当时刚成立比特基金,是车库咖啡最有名的比特币布道者之一。他说过让金洋洋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个人资产私有化,你的币永远是你的,别人都拿不走”。

 

当时,即使在科技圈,比特币也是非常小众的话题。“大家都听过比特币,但是没有几个人去做。我想去学一学,但是又担心学不懂。二宝就说,’你去做访谈,让他们讲给观众听,你顺便学习一下’。”

 

这就是国内最早的比特币自媒体之一《洋洋访谈》的由来。2013年,金洋洋去全球最大的比特币论坛 Bitcointalk发帖,宣告自己打算制作一档比特币相关的访谈节目,并且在帖子中贴上了自己的姓名、照片、过往的经历。

 

“二宝跟我说要干就实名制,不要躲躲藏藏的。”金洋洋在论坛上得到了很多币圈早期票友的声援。李笑来和赵东也帮她介绍了许多比特币早期投资人和创业者。金洋洋在毫无媒体经验的情况下,开始独自制作《洋洋访谈》。

 

《洋洋访谈》早期团队只有金洋洋自己,她负责采访、拍摄、剪辑。后来在郭宏才的建议下,她干脆跳过了剪辑的步骤,每次拍完就直接发布在网络上,但她从来不在意视频的观看量,也不在意网友的评价。

 

“我的目的是学习,我想要知道什么,就去采访什么,这就够了。”

 

2013年中旬,金洋洋买进了几个比特币,半年内,比特币从100美元左右暴涨到811美元,金洋洋小赚了一笔钱。不久,她怀上第三个孩子,无法继续制作《洋洋访谈》。这时,郭宏才“接盘”,由此正式入了币圈。

 

“二宝进入币圈是个偶然,也是必然,对他而言,《洋洋访谈》是我2013年一整年的心血,所以他不愿意放弃。”金洋洋回想当年,颇为感慨。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已经知晓。郭宏才在比特币暴跌时,大量买入比特币,还去内蒙古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矿厂,随后转型成为区块链天使投资人。

 

金洋洋觉得,郭宏才在币圈能有今天,胜在“不愿放弃”。郭宏才曾经说过:“我进入币圈的时候,币圈就是熊市,直到2017年才开始好转。其实当初的想法很清楚,大不了就是回山西卖牛肉。Nothing to lose嘛。有啥害怕可失去的,反正什么都没有。”

 

后来,郭宏才因言论大胆而被贴上了“暴发户”、“没有理想、只要赚钱”等标签,成为币圈颇具争议的人物,但是金洋洋告诉MDT量数,自己从来不在乎网上对郭宏才的负面评价。

 

“我看到的二宝和别人看到的都不一样。他敢试错,不怕错,踏实。我们这个家,他主要负责在外面打拼,我负责打理家庭。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我要做的就是帮他实现他的梦想。”说这话时,太阳已经落山,金洋洋靠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三个女儿在一旁玩闹,她的语气平静而笃定。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6-2018 全球买卖网区块链新闻-全球区块链资讯 Blockchain.GlobalComDir.com

    粤ICP备15026495号-3